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网站地图

保险保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论文天下 > 社科论文 > 保险保障 >

养老保险制度选择与劳动供给

  在内生经济增长模型中,劳动是影响生产函数或产出的重要因素。生产过程中劳动投入的多少取决于劳动的供给,而劳动供给主要由两个因素决定,一是人口、特别就业人口的增长率;二是劳动者素质的提高。养老保险的缴费与给付是否关联,以及两者的比较必然会影响个人的劳动供给决策。研究养老保险制度选择对劳动供给的影响,主要是考察不同的养老保险制度是如何影响劳动者的退休决策和在职期间劳动者的劳动供给决策的。养老保险制度的意义在于通过保障劳动者退休后的生活来对劳动力市场的运行施加影响,如果养老保险制度的选择,降低了个人劳动供给,将会导致整个经济体系生产能力的降低和社会福利水平的下降,那么这样养老保险制度是不适合的。
一、 养老保险制度选择与劳动者的退休决策
  大多数的社会成员都希望自己拥有财务上的独立性、更多的闲暇与安逸的退休生活,提前退休是很多人的强烈愿望。有资料表明,战后大多实行养老保险制度的国家,特别西方国家老年人提早退休的现象较为显著。1996年,在美国年龄为55—64岁的劳动者中,只有67%的男性职工和大约50%的女性职工仍然在岗工作。当然这一现象与西方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经常出现的高失业率有关,但也与这些国家的养老保险制度的不断完善和保险的覆盖面不断扩大有一定的关联。对此西方经济学家们从理论和实证方面研究了养老保险制度有没有以及它是如何诱致劳动者做出提早退休决策的。
  (一)影响劳动者退休决策的因素与途径
1、影响老龄劳动者做出退出劳动市场决策的主要因素。(1)劳动者自身的年龄,当劳动者正处于劳动的全盛时期,单位劳动小时所预期的净收入多,同时对未来预期的消费支出也增多,他们很少选择退出劳动市场的决策,即年轻的劳动者做出退休决策的较少;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做出退出劳动市场决策的意愿将愈益强烈。特别是当那些较为年长的劳动者在接近退休年龄时发现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将鼓励他们退休时,会更倾向于做出提早退休的决策。(2)养老保险收益获取的可能性,如果人们对养老保险获取收益的可能性充满信心,人们将做出提早退休的决策;如果人们认为养老保险收益获取的可能性较少,人们便会希望工作更长的时间。(3)劳动者本人的身体健康状态。身体健康与否是劳动者进入劳动市场的一个决定性条件,当劳动者由于自身健康状况不良或下滑时,就会做出退休的决策。最为发达的养老保险制度会为劳动者提供丧失工作能力保险待遇,养老保险的受益者是那些由于健康原因恶化而不能继续工作的人。尽管健康状况的下滑不是一个可以享受丧失劳动能力保险待遇的标准,但它对人们做出退休决策祈祷了重要作用。(4)退休者的养老金待遇水平对劳动者的退休决策有相当强的影响力。如果养老金的给付水平高于个人储蓄的收益,使收益者增加了收入,人们就可以减少自己的工作时间或选择提早退休,而不必继续停留在劳动市场承担因缴纳养老保险费的义务而带来的收入损失。(5)领取养老金的限制条款,当社会的养老保险制度对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或其他方面有限制条件,如规定只有在人们退休之后才有资格享受养老金待遇,人们将不会轻易做出提早退休的决策。
2、 影响人们退休决策的主要途径。从理论上,不同的养老保险制度影响劳动者做出退休决策的主要途径有三个:(1)无论是现收现付制抑或是基金制养老保险,都意味着年轻人的工资收入的一部分要转移到年老时去消费,这种收入的转移会诱致劳动者做出提早退休的决策。(2)个人养老金的领取只有在其退休后才能进行,如果养老保险制度规定劳动者在没有达到退休年龄之前退出劳动市场,是不能领取养老金的,这诱致劳动者改变个人的退休决策。(3)强制性的养老保险有较强的收入再分配功能,这将改变个人一生的收入约束与效用最大化条件,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个人退休决策。
(二)模型。对于养老保险制度影响劳动者的退休决策的机制,克劳福德和利灵(Crawford and Lilien,1981)的模型说明了该问题。
1、基准模型。(1)基本假设:第一,个人财富没有流动性约束的限制;第二,养老金的领取不设最低限定年龄;第三,养老保险制度没有收入再分配的功能;第四,个人的效用函数是可分的、严格递增的函数;第五,个人在退休后会完全退出劳动市场,没有兼职或重新进入劳动市场的状况;第六,劳动者在职期间获得标准化为1的工资率;第七,私人在各期的储蓄为,养老保险的缴费为,退休后所获得的养老金为为模型的外生变量;第八,个人储蓄的收益率为0;第九,个人所交纳的养老保险费用全部用于支付退休后的养老金,并且不存在消费的主观贴现率和收入再分配功能。
(2)基准模型的介绍。假设一个人的一生分两个时期:年青期和老年期,年青期工作,老年期休闲。为消费所带来的效用,>0,<0;为闲暇带来的效用。个人寿命长度为,个人可自由选择的退休年龄为。在个人退休之前,每个劳动者的工作时限由社会统一规定,并且为一个常数。所以劳动者在退休之前的闲暇效用为0,在退休后闲暇所带来的效用为:。从而劳动者在职期间与退休后的消费预算约束分别为:,以及
      或者
 因此,我们可以获得个人的效用最大化的函数为:
,或者

个人在预算约束:下选择退休时间与每期的消费,使个人效用最大化。在个人效用最大化函数中,并不存在于养老保险制度相关的,这说明并不影响个人效用最大化。从而在该模型中,养老保险制度的选择不会影响或改变劳动者的退休决策。这是因为如果在消费者没有流动性约束的条件下,只要养老金的收益率与个人储蓄的收益率都为零时,对于个人而言,缴纳养老保险费与进行个人储蓄是没有差别的。当社会选择的养老保险制度所规定的不符合个人意愿的储蓄量时,在满足其一生的消费预算约束的条件下,个人可以在金融市场上无限制地贷出或借入资金,以保证各期合意的消费支出。
2、不完全金融市场下的模型。基准模型中存在较多的假设,为了更确切地解决问题,我们引入不完全金融市场下个人将面临流动性约束的因素,讨论人们在面临流动性约束的条件下,有什么样的退休决策。在一般情况下,劳动者的工资收入往往与其年龄的变动方向一致,年轻的劳动者工资收入低,而年长时的工资收入高。所以,劳动者在保持生命周期各期平滑的消费时,年青时可能存在入不敷出的状况,而年长时有一定的积蓄。这意味着劳动者在其年轻时有可能需要举债消费,待到年长收入较高时予以偿还,条件是必须存在完善的金融市场。但现实经济中,金融市场并不完善,这时的年轻人会面临着流动性约束,导致年青的劳动者在其低收入阶段只能以他的当期可支配收入来进行消费,储蓄趋近于零。随着年龄的增长,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储蓄才开始增加。如果社会引入养老保险制度,由于人们必须将自己工资收入的一部分作为养老储蓄,从而使得年轻人的可支配收入更加减少,他们将面临更紧的流动性约束。流动性约束的存在,人们又将如何做出其退休决策?
  假设为退休前的消费,如果基准模型中的个人效用最大化的静态函数的解存在,设为,容易得到。当时,个人在工作期间必须举债消费,并用退休后的养老金偿还;但在个人面临流动性约束的条件下,由于不能无限制地借入资金,劳动者只能消费其可支配收入,储蓄为零。如果劳动者的养老保险缴费较低,使得,此时劳动者不会面临流动性的约束。在个人面临流动性约束时,个人最优化问题为:     
    (其中,为劳动者退休后的消费)
求解得:,以及。并可得到:<0。
从上述公式可以看出,随着养老保险程度的提高,不管是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还是完全基金制养老保险制度,个人的退休年龄趋于下降,即当个人面临流动性约束时,个人会做出提早退休的决策。这是因为面临流动性约束的个人,在养老保险制度建立后,其在职期间的一部分收入被转移到退休后消费,这样劳动者在退休前的消费为,储蓄为零,只要养老储蓄的收益率大于个人合意储蓄的收益率,使得退休后各期的个人消费大于其退休前的消费,那么个人就会有更多的消费闲暇的偏好,而个人获得闲暇消费的途径就是提早退休。
(一) 提前退休的影响
劳动者提前退休,减少了获取工资收入的时间而延长了退休后生命期生活。如果没有养老保险制度,更长的退休期将带来并恶化老年人经济无保障的问题。
1、劳动者提前退休,使生产性的工作时间缩短,将会减少积累的养老储蓄数额,并且他们在退休期间更难获得充足的收入,从而他们退休后的生活必然会低于正常年龄退休劳动者的生活水平。
2、劳动者提前退休,其养老金储蓄的收益率会降低,预期收益减少,要想在更长的退休期内保持合理的生活水准,养老金将会出现不足或短缺,严重影响老年人的消费预算约束,从总体上降低老年人的福利水平。
3、提前退休的劳动者有可能面临着其它很高的额外费用,例如购买健康保险。
4、提前退休会导致劳动力供给相对减少,特别在有些时期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轻人较少,熟练劳动力就会受到损失。
5、劳动者提前退休,将使得退休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重增加,提高养老保险制度的赡养率;而且退休的年龄越早,赡养率提高的幅度越大。袁志刚(2005)对中国的退休年龄做了模拟分析,认为女性在预期寿命为77.5岁时,如果退休年龄确定为50岁、55岁、60岁、65岁时的赡养率分别为0.9315、0.6630、0.4614、0.3106,而男性职工在预期为75岁时,如果退休年龄确定为50岁、55岁、60岁和65岁时,赡养率分别为0.7900、0.5553、0.3797、0.2487,说明在中国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下,人们退休年龄的提早与推后将对养老保险的赡养率有显著影响,尤其对女性职工而言,影响更为明显。
6、提早退休将会改变养老保险的缴费率,减少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增加养老保险指出。 因为提早退休减少了劳动者的工作时间,而增加了领取养老金的时间,使得养老保险负担加重,为实现养老保险基金的财务平衡,必须提高养老保险的缴费率,以增加养老保险的缴费收入,减轻养老保险的财务负担。否则就会降低退休人口的养老保险待遇。由劳动保障部社会保险研究所和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组成的课题组专家通过测算得出,在我国退休年龄每延长一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收40 亿元,减支160 亿元,减缓基金缺口200亿元。  
二、 养老保险制度选择与劳动者在职期间的劳动供给决策
  劳动者个人的劳动供给决策主要包括劳动者个人每年的工作时间长短、工作的态度与努力程度、接受教育与职业培训的程度等方面。在社会引入养老保险制度以后,劳动者的工资收入一部分以养老保险缴费或养老储蓄的形式被转移到其退休后消费,个人退休后的消费主要来自于养老金及其个人储蓄。不同的养老保险制度,养老保险缴费比率和征缴方式、养老金发放标准和限制条件的规定、个人养老金与其养老保险缴费的相关程度以及它们的收益率对比状况是不同的,从而会导致劳动者对其在职期间的劳动供给做出不同的决策。
  费尔德斯坦(Feldstein,1999)曾经使用收入税对劳动供给决策影响的测度方法来说明养老保险制度对个人劳动供给决策的影响,得出的结论是: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的存在,使个人劳动供给产生扭曲的损失(deadweight loss)。这种扭曲作用一方面来自于现收现付制以来近的低收益率;因为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的缴费并没有投资于资本市场,而是支付给同期的退休者作为养老金,其收益率为真实的工资增长率,而真实的工资增长率低于资本市场的收益率。按照费尔德斯坦所使用的哈勃格—布朗宁(Browning,1987)方法,1995年美国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制度由于扭曲了劳动供给造成1%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这种扭曲作用来自于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较强的收入再分配功能;因为任何形式的收入再分配都会造成劳动力供给的扭曲。
(一)养老保险制度与劳动力供给
   总体上,养老保险制度作为社会与经济发展的“稳定器”,为社会成员提供了基本生活保障,使劳动者在退休后的因丧失劳动机会和失去生活来源的后顾之忧的到了解决,或者因养老金的给付增加了老年人的社会福利,从而能够使劳动者在职期间全身心地投入劳动生产,增加劳动力的供给。所以,在理论上养老保险制度的建立对劳动者的劳动力供给具有积极的影响。
  在经济学中,个人劳动力的供给被假设为是工资率的函数。如图4-1所示,纵轴代表工资率,横轴代表个人劳动力的供给时间。在工资率较低的阶段(如点),个人劳动力的供给时间会随着工资率的上升而增加,因为此时增加劳动力供给时间会增加个人收入,给个人带来的边际效应是递增的,或者说增加劳动力供给时间为个人带来的边际效用大于消费闲暇的边际效用;工资率上升到一定阶段后(如点),个人劳动力的供给时间不再随着工资率的上升而增加,而是随着工资率的上升减少劳动力的供给时间,此时劳动力的供给时间增加为个人带来的边际效用已经小于消费闲暇的边际效用。因此,对于个人劳动力的供给而言,它是一条向后弯曲的曲线。个人劳动力供给曲线的特征说明个人劳动力的供给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劳动者个人基本生活的满足程度;二是劳动者个人福利最大化状态。在国家建立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并对劳动者的工资收入按照一定比率强制扣除一部分作为养老保险缴费,则在同样的工资率水平下,劳动力的供给曲线将向右平移。
养老保险的缴费相当于对工资收入进行课税,如果对工资收入的课税小于非工资收入的课税,那么养老保险的缴费将具有增加个人劳动力供给的激励作用;如果养老保险的缴费高于非工资收入的课税,个人劳动力的供给时间将减少。同时,养老保险缴费或对工资收入进行课税,在个人工资收入高低不同的阶段劳动力的供给有不同的影响。因此在国家建立了养老保险制度的条件下,如果要增加个人的劳动力供给,就必须考虑养老保险的缴费率与非劳动收入的税率的对比关系,是增进还是减少个人福利;另外个人福利状态的高低也会影响个人劳动力的供给,在低收入阶段,建立养老保险制度,增加养老保险的缴费,会导致个人当前福利的减少,尽管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个人劳动的积极性,但增加个人劳动力的供给时间,而在劳动收入较高的阶段,养老保险的建立只能减少个人劳动力的供给时间。当然,养老保险缴费对高收入者劳动力供给的影响并没有对低收入者的劳动力供给影响那样明显。所以在总体上,养老保险制度的建立,会有效地刺激劳动者增加劳动时间。
(二) 养老保险的缴费与给付水平对劳动供给决策的影响
  养老保险的缴费是从劳动者的工资收入按照一定比率扣除的,这种在劳动者工资收入中进行养老保险缴费扣除将减少劳动者每小时的净收入。它在多大的程度上影响劳动者的工作积极性,取决于以下两种相互冲突力量的对比:一方面,这些缴费的扣除,可以刺激劳动者的工作需求,因为单位劳动时间的净收入减少,要获得原来同样多的税后实际收入,就必须投入更多的劳动时间;另一方面,因为增加劳动时间所获得的净收入减少,人们对寻找更多工作机会或延长劳动时间失去了积极性,从而减少对劳动的供给。如果前者更具有影响力,劳动者将增加劳动供给,反之则反是。但有一种典型的情况是:个人账户上的养老保险缴费有相同的甚至更多的由企业或雇主缴纳和由政府的财政负担,这样的养老保险制度所产生的附加收益实际上是一种津贴,它意味着养老保险缴费的增加会使未来收益比当前支出更具有价值,能够刺激较为年轻的劳动者的工作热情。
   同样地,养老保险的给付水平对劳动者的劳动供给影响是较为清晰的,因为养老金的给付水平通过改变老年人的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来影响人们劳动供给的积极性。如果养老金的给付能够增加收益者的收入,人们将选择减少自己的工作时间或弱化劳动的供给,因为选择延长工作时间,就必须缴纳更多的养老保险费用,个人的可支配收入将大量缩减,形成收入与福利上的损失。如果养老金的给付水平与个人储蓄的收益水平相等,养老保险的给付将被视为个人储蓄收益的替代形式,它并不会增加退休者的收入水平,那么这种养老保险制度对劳动者的劳动供给是不会产生影响的。如果养老保险的给付水平低于个人储蓄的收益水平,养老保险将被视为一种负担,人们将会选择延长工作时间、推迟退休的决策。另外当养老金的给付限定于某种特定的行为,将会鼓励该行为的发生。例如养老金的享受对象不包括那些高收入者,那么人们将不会愿意去那种需要付出更多劳动才能获取高工资的行业劳动。  
(三)养老保险待遇与缴费是否相关影响劳动供给决策
理论证明,在那些出于全盛时期的劳动者中,劳动供给决策制定取决于养老保险制度所设定的缴费与养老保险的待遇是否密切相关。即取决于人们对养老保险缴费给他们带来的收入负担是否能增加回报的信心养老保险带来的是等值的回报,还是更多的抑或更少的回报。一般情况下,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制度的养老金是确定给付制,即政府事先为退休者制定一个确定生活水平标准,养老金待遇与个人对养老保险的缴费并没有直接的关联,那么,养老保险制度就必然缺乏对在职职工劳动供给的激励作用。因为个人的养老待遇与其对养老保险的缴费是分离的,劳动供给越多,工资越多,按照一定比率缴纳的养老保险费越多,但更多养老保险缴费并没有带更高的养老保险待遇。这样的情况有可能产生机会主义,出现“吃大锅饭”的现象,使在职职工缺乏对工作的热情,特别是那些缴费基数较高劳动者有可能弱化在职期间的劳动供给。而基金制养老保险制度是采用“以收定支”的确定缴费制,养老金待遇来源于个人的缴费,对受益人的给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在职期间对养老保险的缴费或全部工作年限以及基金积累的投资回报率,这样对在职职工的劳动供给就具有激励作用。工资总额越高,养老保险的缴费越多,个人账户上积累的基金就越多,养老金待遇就越高。而要获得更多的工资,就必须增加退休前每年的工作时间、提高自己的工作热情、接受更多的教育以提高自己的人力资本,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劳动。
总的来说,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与基金制养老保险对劳动供给的不同影响,缘于两者的收益率的差异。但在现实的经济中,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的收益率不一定会低于基金制的收益率。如果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的收益率不低于基金制,那么现收现付制不会对劳动者的劳动供给产生负面影响。而且,基金制下的养老保险基金被直接投资到资本市场时,将面临着巨大的投资风险,使得基金制的预期收益率不一定总是高于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同时,即使完全基金制养老保险所带来的收益率高于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的收益率,能够较好地激励劳动者增加劳动供给,但完全基金制养老保险丧失了收入再分配功能。所以,在选择最优的养老保险制度时,应该注意权衡劳动供给扭曲与收入再分配功能丧失之间的结果。如果劳动市场扭曲所引致的经济损失大于收入再分配功能丧失的经济损失,无疑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应该向完全基金制养老保险转轨。
三、 中国养老保险制度与劳动供给关系的实证研究
  根据第13届国际劳工统计大会《关于经济活动人口、就业与失业及不充分就业统计的决议》的规定,“就业”是指在一定年龄阶段内人们从事的为获取报酬或为赚取利润所进行的经济活动。2003年,国家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重新界定了就业的标准,就业人员是指在一定法定年龄(男16-60岁,女16-55岁)内从事一定的社会经济活动,并取得合法劳动报酬或经营收入的人员。在反映劳动力市场的状况时,就业率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业率的高低反映着职工的劳动参与率,而劳动市场的参与率反映的是劳动者个人对提供劳动与消费闲暇的选择,因此反映着在职职工的劳动供给状态。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与劳动参与率之间存在密切的联系,一方面,劳动参与率降低,职工的工资收入减少,养老保险基金的资金来源减少,即养老保险基金筹资规模减少;而养老保险养老金支付规模扩大,这将加大养老保险、特别是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制度养老金支付的负担;另一方面,由于养老保险制度所覆盖的对象是参与劳动的城镇就业人员即在职职工,从养老保险制度的建立有利于提高劳动者的劳动参与率。目前中国正处于人口结构和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双重转变过程中,老龄化速度不断加快,而社会养老资源严重不足。提高劳动者的劳动参与率,增强养老保险的养老金支付能力,对当前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发展尤为重要。但是,中国目前劳动者的劳动参与率不断降低,表现在较为年长的和女性职工有提早退休的趋势。
 
 
表4-1  中国城镇就业与社会养老保险覆盖状况
                                                            单位:万人
年度 城镇就业人数 同比增长率% 参保职工人数 同比增长率% 参保离退休人数 同比增长率% 养老保险覆盖率%
1998 20678  --  8476  -- 2728 --   41
1999 21014 1.62  9502  12.10 2984  9.38   45
2000 21274 1.23 10448   9.96 3170  6.23   49
2001 23940 1.25 10802   3.39 3381  6.66   45
2002 24780 3.51 11128   3.02 3608  6.71   45
2003 25639 3.47 11646   4.65 3860  6.98   45
2004 26476 3.26 12250   5.19 4103  6.30   46
2005              
2006              
资料来源:1998-2006年度各期劳动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从表4-1可以看出:中国1998年-2006年城镇就业人口随着城镇养老保险制度的逐渐建立与发展,总体规模在不断增加,参保人数增长,同时离休、退休人口也有不断增长的趋势。这说明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劳动参与率由下降的趋势,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中国人口统计年鉴》(1999年-2006年)数据也证实了1999年-2005年期间,中国城镇劳动参与率由明显的下降趋势。
   西方经济学认为,较高的劳动收入水平将会导致劳动者自愿退出劳动力市场,减少劳动力供给,西方发达国家养老保险制度给人们带来的过高的福利水平使得劳动力供给出现长期的下降趋势。但是中国的城镇职工劳动供给下降并非收入水平的提高造成的。部分原因是由于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市场经济的发展,企业用人权的增加,把原来隐性失业人口排挤出劳动力市场,使就业率显性化,而这些被排挤出劳动力市场的劳动者一般是年龄偏大、教育水平偏低,他们在劳动力市场的竞争力较弱,一旦失业,就很难再度进入劳动力市场。
  在理论上,养老保险制度应该是促进就业、提高劳动者劳动参与率的一个有效的机制。因为养老保险制度为在职的劳动者排出了后顾之忧,减少了劳动者个人在劳动市场中就业风险,使劳动者能全身心地投入生产劳动。而且养老保险制度保险基金的安全运行需要劳动者增加劳动供给,现代养老保险制度最重要的基金来源于企业或雇主与个人的缴费,而这种缴费又建立在劳动者参与劳动的基础之上,所以劳动者的劳动供给越多,养老保险所筹集的资金规模也就越大,就越能保障养老保险待遇的支付,保障养老保险基金的平稳运行。大多数研究发现,高水平的养老保险待遇中等收入和高收入群体的工作努力程度或劳动供给的影响很小,而穷人或低收入群体的劳动供给影响较大;有学者认为,养老保险所带来的福利、特别是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所形成的收入转移支付,会造成一个掉在“以来他人”陷阱里的永久性社会阶层。这可以解释中国目前劳动力市场中劳动参与率出现下降趋势的原因,因为我国市场经济初期的养老保险制度正处于现收现付制向部分积累制过渡,但实质上仍然是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而且绝大多数的劳动者的收入水平不高。

【字体:


关于我们| 付款方式| 定制论文| 发表论文| 服务报价| 客户投诉| 广告服务

Copyright 2012 ZHIPR.    中南数字出版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CCDEC.COM

电 话:18684882163     400-007-2315

企业客服QQ:939366487 邮 箱:939366487@qq.com 备案号:湘ICP备12003622号-1

地址:长沙岳麓山大学科技园 新媒体中心   邮编:410006